Dandy桑

自古紅藍出cp~
業渚偏業ฅ●ω●ฅ
新舊雙黑 ❤
親子分❤
渣文手一个
請包容m(._.)m(>_<)
輕度中二病患者

被青梅竹馬當成告白對象了 真END

之前的END是假的!哇咔咔!

真·END才刚刚开始呢 (得意脸
寫完有点羞恥的感覺 特別是結尾....(捂臉

“业,到底你要和谁告白?”渚抬起头问。
“……”业以沉默来回答了一个模糊不清的答案。
“也是呢,喜欢的人什么的,也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说出口吧。”渚再次低下了头
“你能够理解就好了。”业转身,抬起沉重脚步,慢慢地开始了回家的路程。
“加油吧!业君。”渚大叫道
业转了头,望着渚。
(还要开始和我保持距离...吗?业君什么的。)
然后走了回家。
另一方面,渚关上了玄关的门並靠在门上。
(业君…这个称呼真懷念呢。虽说是不自觉地逃避了这件事,但这样子,就像我故意远离了业一样呢…他会不会不太高兴呐。)
突然想起业刚才所说的话,渚的脸“轰”的一声红了起来。
(业也是的,霸王硬上弓什么的…)


(为啥就是传达不了呢。)赤羽·刚失恋·业想
(找一下前原问吧,反正他也在追基友。)
语畢,业就打开了手机。
“喂”前原的声音从手机所连接着的另一端传来。
“问你件事唄”
“咋了”
“我朋友被甩了,问我有啥方法可以追回来。你知道我没这方面的经验的吧。”
“那朋友男的女的?”
“……别打他的主意。废话少说快回我”
“好了好了,…………………………”
“这都能行?”业问
“你试试唄,我男友也是这样追来的。”前原骄傲的说
“好吧”语毕,业把通话切断了



8
第二天早上,两人不约而同地碰到了。
他们之间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业的眼睛周围又红又肿的,难道昨天告白失败了…)
(那我有机会…我居然还抱着这种想法,明明业喜欢的不是我…)
“渚,你该不是在想我的眼睛为什么那么红吧?”
“咦?你怎么、知道的。”
“你一直在偷看我嘛,也很难不知道吧”业爽朗地笑了出来。那是一个连对男生没兴趣的女生也会心动的笑容。

而渚也理所当然的被撩到了
(唔…业真狡猾。这样我不就不能轻易放弃了嘛…)
“业!我有话要跟你说!”
(啊真是的!被拒绝了我也不管了!)
业被突然转变的气氛嚇到
“ 怎么了吗?”
“今天、放学後……一起走吧…”
渚用越来越小的声音说。
“这不是当然的吗?”
(唔……说不出口啊!)
“先不说了,今天我有事要忙。那我先走了。业君”
感觉很  的渚狼狈地逃了。
而此时的业还在思考-要不要尝试前原提议的方法。

“他是成功,但同一个方法套在不一样的人身上......”业不小心将心里想得了出来

“咦,业?好久不见了!”
“目击前方敌人一....矶贝?”中二过头的业下意识的犯傻。
什么敌人!明明面前的有著一頭黑发,特征是------呆毛,还有帅哥的攻击武器—绝赞的微笑,一副谁看了都不会忘的样子…简直了!
不过,业是不会在乎的。他叫了一声去确认面前的人。也是呢,除了渚以外的人,对业也不重要吧!!我们都懂!(痴汉笑)
“嗯?”
“喂喂,业,你不会是太久没见,忘了我们吧?”橙发男子问。
“啊哈哈哈……你是、鈴木吧”业假笑着
9
“真的假的……”橙髮男子懷疑地說
磯貝連忙說“嘛嘛,前原也別急啦,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在開玩笑了啦吧。”
“……”被玩弄的前原陽斗 
我明明昨天才給了你撩妹的意見你卻玩弄我?!!

“啊對了!昨天你問的事,到底要用在誰身上啊?告訴哥听听唄”一臉壞笑地問
前原你的樣子有多麼欠揍你媽媽知道麼?

“渚.....”(嬌羞的回答!!一語中的!!!!!滿分的答案!!!!一箭穿了作者的心)

“咦?”兩人同時
“我听不太清楚你重來”某欠揍的人說
“渚”
“咦?”奇妙的即視感
“潮田渚啊。”业不耐煩的說
业看着發呆的兩人,說
“算了,我去找他”
“橋豆麻袋!!!!你說渚??”
“嗯哼,有啥不可的?”
“沒有……只是覺得,你還沒有開竅了也真是奇蹟呢”
“你在說啥啊?”业不解
“唉…你還沒發覺到渚也喜歡你嗎?”
黑人問號.jpg.业
“啥?”
“我說真的。”
“咦?”
“真的”
“等等讓我靜靜”

10
“所以說,渚喜歡我...?”
“你不相信便算了,自己去驗證吧!”
“鳴噢噢噢噢噢噢!!!!”业向着教室的方向沖走了。
教室
“到底怎樣才說得出來呢?”
剛到達教室的渚放下書包。
“ 說什麼?是在說向业的表白嗎?”理應氣喘沖沖的业冷靜地說
“是啊,到底怎樣才能嗚哇!”渚察覺到了
“呼....果然呢。”业松了一口氣
“咦?果然?咦????”渚頭暈地說
“對不起呢,渚。
我應該更早明白你的心情。”业看起來十分的抱歉,皺起的眉頭一直不能解開。
“這是....拒絕的意思嗎…?”聽後,渚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
(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嗎…)
“不行!业,我果然…唔……”
口中有異样的感覺,嘴唇被柔軟的物件封住。同時,身前人的微熱的鼻息噴在自己的臉上,意外地讓人安心。
“唔……嗯…”
舌頭不停曖昧地交換位置,多到溢出來的兩人的唾液在嘴唇之間的空隙流出。
(好熱....嗯....)
“來的途中,我在想哪,該怎麼样將那份已經壓抑了好久好久的感情傳達給你。這樣的話,就算是你也能輕易明白了吧。”
柔和又陽光的一個笑容在业的臉上顯現,加上剛剛的那一番話,讓剛抬頭想弄清一切的渚感到一陣昡暈。
“我喜歡你,渚。”
“嗯”
不過,現在的這一切已不重要了。
真·END

《被青梅竹馬當成告白對象了?》END


“哈?业,你这是什么意思?”渚不解地问

-------------
“呐,茅野。如果和一個人做一些亲密行为,但自己又不抗拒。看见他对別人这样做,又会心塞。经常想着他的事情,又经常想和他一起…这些事可不可以代表喜欢他?”

听到渚的发言后,业以一个和渚相似的眼神,将目光投向了两人所在的桌子。
(渚…有喜欢的人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

(我不能接受…连「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就要放弃……)

业听到自己撕心裂肺的心声后,双目无神地低下了头。

“--------”

连茅野的回答也没有听到,业就走了。




直到刚才,业才下定決心。

「霸王硬上弓也要佔有渚!」 (病嬌MODE ON )

业以这种自暴自弃的想法走向了渚的家。
--------------------------------------

“字面上的意思。”
业平静地回应,毫不知渚的内心有多少弹幕正在以高速行走。

(欸?!!!!)   
                (啥意思???)
                                      (我要被上了?!)
    (黑人问号.jpg)

(等等!为啥我要那么紧张?冷静下来啊 我!)

“业君,练习的话现在我没有空哦。”冷静下来的渚说。

(传达不了给他。)
第一个湧上心頭的想法是如此。

“不亏是渚呢,这都猜得到…”业苦笑

“这是最后一次了。谢谢你”







END













猝不及防來了個BE

我不收刀片的謝謝。

【业渚】《被青梅竹马当成告白對象了?!》3-7

OOC
不喜慎入
3
在约定的时间,我十分准时地打开了天台的門。

落日余晖中,那个嬌小的身影带着一脸不解的表情转了过来。

“好了,有什么事要说嗎?业” 渚歪着頭問我
(好想摸摸渚的頭哦...但是,我要忍住!)

“渚,我呢,从很久之前就喜欢你了。”

渚一臉茫然地杵在原地。

仿彿还未回过神的渚,隨着呼吸,喃喃地道出了一句:
“……咦?”

渚的表情从吃惊到惊讶到害羞再到不解再到最後的呆萌,用了三秒。
而业从看到渚对自己害羞,惊呆了五秒。

(那个就算被我看到裸体哒都一笑而过的渚...竟然…竟然…害羞了?!!!这样说...成功了?)

恭喜玩家潮田渚得到成就【潮田·祼体也不害羞王·渚】

4
“业,谢谢你,但是现在我们现在必须专注于... “啊哈哈” (好痛...)

“...?” (业...笑了?还是说,错觉?)

“渚,还真相信呀”(停下来………)
“开玩笑啦”  (停下来…住口…)

“想不到这都能骗到你”
心脏被绞杀一般的感觉传上业的全身。

“这是告白予演哦。”业而平静的口气道出。

“对象…是谁?”渚釋出了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短暂的杀气。
“秘密哦……”

(业脸上…有着令人心痛的表情。)

“嗯…”渚失落地说道。
(我們不是青梅竹马吗…业…为什么要瞒着我…)

渚突然醒悟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我,真是令人讨厌呢…)

“渚…渚?渚!”  业的声音把渚拉回现实
“就是这样,下次也拜托了”
“咦…?嗯,明白了。”  渚慌忙地答道

这天,火红的夕阳余晖让人几乎睜不开眼。

5
自从上次业的告白练习后,渚总是神不守舍的。
见到业就会突然紧张。又会不自禁地想他的事情。

(都是业的错了!弄到我那么紧张。真是的...呜...)

“潮田。潮田!潮田渚!!”    老师喊道。
“是..是!”      刚才还在发呆的渚站了起来

“咳、这题的答案是?”老师不悦地挑起眉毛。

“是..那个……2£*3€。”听到鄰座的声音後,渚道出了答案。
“正解。 坐下吧!上课要专心!不要因为会答就松懈下来!”
“很抱歉。”   随后,渚坐下了。

“唉……谢谢你,茅野。”
-----------------------------
“怎么了?渚,最近精神好像不太好诶。”茅野揹起单肩包问。
“没有啦…”
“说起来,车站前有间咖啡厅的蛋糕好像很好吃额,我们今天去吃吃看吧。吃点甜品可以让心情舒畅啦。”

同一时间,听着放学的钟声,业打了個呵欠。
(明明和平时一样的时间上床(憋想歪
卻不能打起精神…我到底怎么了…只是……只是被拒绝了而已…还有机会呀!)

业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打起了精神,向渚的位子走。

“渚,走吧。”
“业……其…其实呢,我和茅野有约了,所以不能和你一起回家。抱歉。”
渚一边说,一边不好意思地用食指搔了搔脸颊。

“茅野是...之前向你告白的女生吧?” 业不悦地问。
“恩,跟她聊过之后发现我们的兴趣差不多,然后就熟起来了。”
“但是..……...算了。”
业说完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业的身影,渚有点落寞。
(明明是我的要求,我卻自己寂寞……)

茅野在教室門口大喊:“走吧!渚!”
“欵…嗯!”
渚背起單肩包,说道。

题外话:其实业不想承认自己被甩了。
6
“渚,你最近经常发呆额,怎么了吗?”
茅野吃着蛋糕问

“茅野,我呢,最近不知为何心脏会很悶。见到一个人时会很开心,见不到他又会控制不了自己,一直想他的事情...”
“呐,渚。你喜欢那个人吗?”

“欵?!”(喜欢业君…吗? )

“那你觉得那个人怎样?你是怎样想他的?”

(怎麼想...嗯...业很温柔,很帥氣,很厲害。当我困扰和不知所措时,他总是第一个帮我的。不舒服时亦是。)

“唔。。喜欢…?”
“不、不是的,我指的是朋友那種”
看见茅野的表情後,渚立刻揮手否认。

“渚,你真的不用在意我。我已放弃了啦。”
茅野苦笑。
(是啊。我已经放弃了)

“那,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渚。”
(所以,我现在要做的-----)

“欵?!还要继续吗…”
(就是要笑容,迎接他的幸福---)

“恩!当然啦!”
(以我最自豪的演技,来让他幸福。)
----------------
业家

“唔~~~~~~唔~~~~~~啊!不行啦!我果然很好奇啊!!! 渚和那个豆丁女到底在说什么?”
业大叫道。
“去看看吧!”
思考片刻后,业得出了在这个结论。

“反正要去,就穿得隱蔽点吧。 ”

“ 終於到了!”
业走进了咖啡厅,发现兩人后,在一个绝佳的位子坐下了並开始了偷听的时间。

“渚,其实咧,我觉得你喜欢那个人、以恋人的喜欢”

“什?!” “什?!”业立刻捂着口。
幸运地,渚的反应和业一样,所以谁都没有发现业在旁边

(喜欢那个人? 谁?茅野你快说清楚啊!)
业着急地想。

“ 你误会了吧。的确,我经常和他一起行动。但那也只是因为……” 渚停下了口。
(到底是谁啊!)业再次想道。

(等等,为什么呢?虽然我和业住得很近,也有共同兴趣,但我们所做的行为,全部都和好朋友,甚至青梅竹马比,要超过了很多。这亦不是重点,为什么我不会抗拒?)
想到这里,渚停了下来。

“呐,茅野。如果和一個人做一些亲密行为,但自己又不抗拒。看见他对別人这样做,又会心塞。经常想着他的事情,又经常想和他一起…这些事可不可以代表喜欢他?”

渚用近乎绝望的眼神,看着茅野。
     “--- -------------”
7
渚回过神后,就发现自己在家中

“啊嘞?为什么我会在玄关?
我不是在咖啡厅和茅野在聊天吗?”

(对了…我问完问题,听到茅野的答案后,便回去了。。)

(我真白痴呐…竟然连自己喜欢谁都分不清…)

(这下惨了...好尴尬啊。。怎样用平常的态度去看待他啊~~!)


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你有一個新讯息】

渚点了进去

【收信人:渚                                   
      寄件人:业
           渚,明天午休和放学都拜托了……
               才怪,快开门啊,敲了半天的门你还未开
                   外面超冷的说。。。
                                                                                             业】

   “欸?!!!!!”  
渚慌了手脚,不知所措的走了下楼。

(怎样办?!!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开了门后,渚重心不穩地掉进了业(温暖)的怀抱。

“我说呐,渚你这么主动,我会把持不住的。”
业有点脸红地说

“因为我今天来,是为了霸王硬上弓的。”

“哈?”渚不解地歪頭



待继

题外话

据附近居民反映,当日下午有一個行踪可疑的黑衣的红发

男子,在车站 附近游走。 (是谁呢~?)

作者的话

下次更新结局篇www
喜欢就给个心吧!
( ´▽` )ノ
评论也可哦!!

《被青梅竹馬當成告白對象了?》1-2

1

椚岳中学职员室---

“在那之后,已经过了七年了呀……”

我望着从柜子重见天日的毕业相册,轻声地这么喃喃自逜。

相册印着我的母校,「椚丘中学」这个校名。

“真令人怀念~原来设计到现在都還没改变过啊。”

这幾届的毕业相册一直摆放在教职员办公室内。如果把我

手上这本和其相册混合在一起,我恐怕会分不出哪本才是

自己的相册。若要说哪里不同,大概也只有我稍微晒过的

痕迹而已吧。

“在毕业之后,就很少翻这本相册了呢”我感叹道

欲翻开久违的书页,但指尖却微微颤抖...从封面擦过。

“真是的…我也未免太紧张了吧。”

我苦笑道,不经意地垂下眼帘。

深呼吸之后,我缓缓翻开内页-----

看到相册中的自己和现在没有任何改变,只有现在从双马

尾转变成的短发看上去较成熟了。

看着相册中的自己,我不禁闭上双眼,高中时代的感情景

鲜明的复苏。

灿烂、苦涩,同时又总是全力以赴的那些日子。


2

起因是一封信。

放在我的青梅竹马---潮田渚的鞋柜裏,是一封俗称情信的物件。

渚把它拆开後,我偷看了一眼内容。

信中的字十分漂亮,齐整。

字的主人一定有着和她的字一样漂亮的外貌吧,我想。

午休时,渚被信的主人,一个有着一頭绿发的女生叫了出

去。到后来我才知道她和渚一个班。

回到天台後,渚表示:
“嘛,我們也要预备考高中嘛,我普通地拒绝了。”

听到他以平淡的语气道出这句话,赤羽业暗中松了一看口气。

然而,下一瞬间,业的心脏狂跳。

那个青梅竹马的双頰,染上了一片绯红。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渚要被抢走了!)

不安感袭上赤羽业的心頭

“渚,我有话要讲。”

“嗯?什么什么?”

(痴汉业:一貫的呆萌呢~)

“一会兒 ,大约四点在天台见。”

“咦?好吧。”
(呆萌渚:有什么话要特意去天台说呢?业的样子很正经哦…)

题外话:业是痴汉www

《被青梅竹馬當成告白對象了?》

人設:

赤羽業

回家部。學校公認的中二少年。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那是中三。受歡迎。喜歡並一直單戀渚。無法坦率心意。

潮田渚
曾是吹奏部的一員。 比業更早之前就已經喜歡著對方,但自己不清楚那是什麼感情。 情商零。 對別人的好意十分遲鈍,特別是身邊的人。

芧野楓
渚的閨蜜(誤。戲劇部。因演技出眾而被認為是校中的偶像(?)。

磯貝悠馬
受歡迎。可靠。意外地單純。帥哥。

前原陽斗
花花公子。 在學校中很受學妹的歡迎。其實喜歡磯貝,見到他會面紅。


有想過要不要讓淺野當業的Ototo (腦洞和宇宙一樣大

抱歉各位,之前寫到一半的文要全刪了。因為我在設定上
有很大的錯誤。真的很抱歉。
再加上之前手殘,把碼好的稿子全刪了,所以下次會整篇文重發的。可能連文名也要修改QAQ 。最後一次,真的很抱歉。
m(._.)m